<font id="ipybc"><dl id="ipybc"></dl></font>

<source id="ipybc"><menuitem id="ipybc"></menuitem></source>
<tt id="ipybc"><form id="ipybc"></form></tt>
  • <video id="ipybc"></video>
    1. <cite id="ipybc"></cite>
      1. 新聞稿內容發布于 2019-09-05  

        晴隆阿妹戚托小鎮里的年輕人

        他們“來自”大江南北
        分享到


        初秋的黔西南州晴隆縣城云淡風輕艷陽奪目,環繞著阿妹戚托小鎮的滿山綠植依然蒼翠欲滴,小鎮中央,中西合璧、極具特色的貴州晴隆·中天智選假日酒店建筑群已經整修完畢。短短九個月,從無到有,這個國家級貧困縣,終于迎來了首家國際品牌精品酒店。


        試營業前的中天智選假日酒店業務發展部電話不停、十分忙碌,銷售經理林芳不時就要打開攜程等網站看一眼,她負責酒店線上線下的商務合作。在天津上大學的林芳讀的是金融專業,畢業后在北京的外資銀行工作了兩年,這個24歲的女孩兩個月前剛剛回到家鄉晴隆。


        “每次回到貴州,都感覺家鄉是新的樣子”,林芳覺得家鄉的企業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多了,以前如果不想進體制內就只能打零工,稍微正式一點的企業都很少。“你在省外如果說自己是貴州人,那別人的表情是藏不住的,就會覺得那是一個窮山惡水的地方”,林芳甚至還遇到過有人問她:“你們那邊娶媳婦是不是還要用錢買呀?”


        看到家鄉變得越來越好,林芳希望貴州的嶄新面貌能讓外面看到,能夠改變從前那些故步自封的偏見。


        一個人北漂的時候,林芳除了工作幾乎沒有別的生活:“如果你六點鐘就下班了,要么你在混日子,要么你的業績特別特別好”。在北京需要預留一小時通勤時間轉三次地鐵的林芳現在每天上班只需要幾分鐘車程,而一個小時就能趕到公司的北漂,幸福指數已經極高。


        告別灰蒙蒙的天,呼吸著家鄉清新的空氣,林芳想在家鄉過節奏慢一點的生活。“家鄉是什么,是那種自己可以在心里數落很多遍,卻不允許別人說它不好的地方”,雖然收入“斷崖式”下降,但她依然選擇回來。“希望這里能更現代化一些,什么時候能開一家星巴克就好了”,林芳笑道。


        “我在江蘇念書的時候到上海徐匯的星巴克實習過”,同樣24歲的李元巧現在是中天智選假日酒店的前臺。李元巧畢業后的第一份正式工作在興義,負責報賬;她說晴隆以前缺乏匹配大學生技能的工作機會,像她一樣在外念書的年輕人畢業后都會選擇在家鄉周邊大一點的城市就業。



        從后臺走向前臺,差別很大,很多都要從頭開始。接受采訪時李元巧顯得有些害羞,她說這些天酒店培訓的最大收獲就是待人接物時自如了許多。“踏出校門后沒有人來約束你,別人也不會費心指正,很多東西都不規范”,李元巧覺得中天智選假日酒店不是一家“可以隨便應付一下”的酒店,洲際酒店集團國際化的酒店管理制度觸動了她。“在這里可以學到很多”,李元巧的表情很認真。


        “我什么都想學,這個酒店的每一個崗位的所有東西,如果有時間,我想都學一遍。”李明潘說出這番話的時候,表情也很認真。應屆畢業生李明潘今年21歲,是正兒八經的晴隆三寶彝族鄉人,家就住在中天智選假日酒店后面的易地扶貧安置區,媽媽在鎮上的政府食堂工作。



        “年輕人都覺得搬出來好”,李明潘回憶起三寶鄉的生活,交通和缺水是兩個最大的關鍵詞。他家離學校還算近,班上住得遠一點的同學,需要六點起床,走兩個小時山路才能到學校。三寶鄉的年輕人念完小學后,如果不愿意外出打工,唯一的職業選擇就是在家務農,“結婚都特別早,我好多朋友都生孩子了”,李明潘說他如果沒有出來上學,現在肯定也當爸爸了。


        那家里有給你相親嗎?“沒有,我今年才21歲,還不急。”李明潘靦腆地笑了。


        “我28歲了,我急。”李明潘的搭檔羅文性格很爽朗,一笑就露出兩顆門牙。羅文和李明潘崗位相同,都在酒店的工程安保部,負責酒店的電氣設備和安保工作。“閩漂”了四年多的羅文之前在廈門萬科上班,“發展的速度太快了,感覺好像就是突然之間,才用了兩、三年的時間就變成這樣了”,知道家鄉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后,他便踏上了心心念念的歸途。


        “這邊天氣好,空氣好,你看這邊為什么這么曬,就是說明空氣里一點霧霾都沒有,擋不住陽光”,請他推介家鄉的優點,羅文立馬一本正經地“謅”了起來。


        缺少工作機會,是他們背井離鄉的共同原因,而今天煥然一新的阿妹戚托小鎮和中天智選假日酒店仿佛組成了一塊巨大的磁石,不僅遙遙吸引著外地游子,還牢牢抓住了本地“內行”的心。


        騰招平是土生土長、道道地地的晴隆人,專情此處三十余年,不曾在外逗留。“本地做了十幾年酒店,手下有四十多號員工,像一個總管家一樣的”,但騰招平那會兒做酒店的感受跟現在完全不同,“在中天智選假日酒店這邊做什么都很規范、有原則、有制度保障,環境、團隊氛圍都特別好”,用騰招平的話說這是“一種向往”,讓她能夠有機會挑戰自己。



        作為兩個孩子的母親,騰招平也很感激這個平臺,離家五六分鐘車程,不但便于照顧老人孩子,還兼顧了自己的職業和事業。“作為本地人來說,既然本地就有這樣一家國際級酒店能夠給我們創造工作機會,為什么要舍近求遠呢?”


        騰招平回憶起目前阿妹戚托小鎮所在的地方,從前全是山,道路狹窄,五年前大街上都還能看見茅草屋,經過政府和企業的大力改造,這里完全換了一個樣子,“旅游資源開發以后,現在很好,將來會更好”,騰招平很有信心。


        “做好這個工作,我很有信心”。采訪當天正好趕上酒店組織的客房服務員培訓,報名參加培訓的肖興敏絲毫不怵鏡頭,大大方方地回答。“外出打工、結婚生子、兒童留守、返鄉就業”,一圈問下來,才知道與肖興敏一起參加培訓的柳仕英、劉永紅都有著相似的經歷。


        柳仕英、肖興敏曾在廣東打工,劉永紅曾在浙江打工,服裝廠、燈具廠、玩具廠不一而足,共同的交集只有一個:孩子大了,老人照顧不過來了。



        “現在不是貴州發展得挺好了嗎,所以回來了。以前這里工作不好找,工資很低,現在好找,政府扶持也好,教我們一些技能,讓我們有就業的機會。”劉永紅說中天智選假日酒店待遇好,“一個星期上五天,每天八小時,工資也挺高的,我想來這里上班。”


        從三寶鄉外嫁出來的柳仕英則覺得工作時間規律是最大的優勢,因為哥哥和父母通過易地扶貧搬遷住進了阿妹戚托小鎮,在送孩子來縣城上學時聽說娘家旁邊的酒店正在招聘服務員,就想著來試一試:如果能在酒店工作,晚上還能回去照顧小孩,看他做作業。


        問到對酒店的印象,肖興敏直接說了三個好:“環境好、待遇好、人也好”,她從廣東剛回來的那會兒,變化太大,發現不但房子不認識了,連好多路都不認識了。讓她試著展望一下家鄉的前景,肖興敏連連搖頭說自己不擅長想這么遠,“你肯定是想它的生意越來越好、越來越好,對老板也好、對員工也好嘛”。


        9月3號,中天智選假日酒店正式啟動試營業,里里外外、前前后后,大家都在自己的崗位上忙碌了起來,綠野環繞、寶塔映照的星級酒店頓時一派繁榮。



        開業前夕,柳仕英、肖興敏、劉永紅如愿成為了客房服務員;機房里,學習認真刻苦的李明潘在師父的指點下成長得很迅速;酒店前臺,容易害羞的李元巧在接待完第一批客人后,臉上的紅暈仿佛消退了許多。羅文說,現在自己除了做好本職工作,重中之重是趕緊找個老婆。


        他們“來自”大江南北,他們都有美好的前程。

        手机赚钱宝 394| 576| 858| 157| 653| 381| 270| 580| 828| 882| 837| 569| 272| 590| 231| 677| 58| 446| 384| 355| 520| 809| 817| 565| 627| 24| 127| 845| 663| 803| 171| 311| 938| 116| 293| 123| 915| 35| 63| 157| 57|